新闻

永远的张杰三

作者:逸品堂   文章来源:未知


张军
 与张杰三先生相识于上世纪九十年代。
先生的家那时住在青岛大连路临街的一栋旧楼的底层,阴暗潮湿,纷乱噪杂,一个仅十平方米的房间,容卧室、书房、餐厅于一体,陈设出人意外的简陋、零乱,但飘着阵阵墨香。一张大书桌占据了室内的大部分面积,连睡觉的床上也堆放了很多书。迎接我们的是一个极度弯腰驼背的老人,是那么的慈详、谦和。当时的情景让我惊讶!近十年来,因业务关系,常与国内的一些书画家接触,随着经济的发展,收藏热的到来,一些书画家已不再甘于寂寞,在书斋里潜心艺事,纷纷走向社会,穿梭于政界要人、演艺名流、企业巨子、商贾大款之间,充当了社会活动家的角色,且与鲜花、盛宴、豪宅、名车、为伴,更有甚者,自我吹捧,千百遍地克隆自己的作品抛向市场,接回大把钞票,陶醉于日益飚升的虚拟、泡沫价格之中。与之相比,张老的一切却是如此“寒酸”,“落魄”甚至贫穷,是那么与世俗格格不入、与潮流逆向而走,我内心不由得充满疑虑,迟疑不敢迈步进屋:这难道是书法家张杰三吗?张老却以他那和善仁慈的笑容迎接我们。当谈及书法时,先生以极谦虚的口吻说:“我的字写得不好,仍在努力……”
走进了张老的家,听老先生一席话,也走进了张老的世界,从而进一步了解了这位老人的人生足迹和艺术追求,使我更加敬佩这位长者。
张老先生自幼承袭家学,熟读四书五经,五岁始学习书法,受过长达十七年的私塾教育,尤其在书法方面,受过严格甚至是严厉的基本功训练,这为先生日后的书法打下了坚实的根基。先生也曾是一个胸怀大志、燕雀鸿鹄、凌云越海的人,然而,社会的动荡、民族的灾难以及历次的政治运动,在九十多年的漫长岁月里,赋予他的只有太多太多的艰辛和磨难,那刻骨铭心的,常人难以体会和经历的苦难和折磨,他都坚强地一步步挺着走了过来。九十年风雨冰霜,九十年崎岖坎坷,不论身处何种逆境,先生始终没有放下手中的笔,没有停止对书法艺术的孜孜探索和不懈追求,以超人的毅力把少年的梦想、青年的理想、中年的期望、老年的感悟,以宗教般地虔诚,赋予书法艺术生命和情感,把整个生命都融进了笔墨中,向着艺术的峰颠跋涉、攀登。九十载风风雨雨,九十载苦苦追寻与探索,融碑聚帖,形成了他那浑厚拙朴、大美不雕、天真烂漫、近似天籁的书法艺术风格。我们已经不需从技法的层面上去看待先生的书法了,真正的艺术品都是抛弃技法上的形而下而追求精神的形而上,先生的书法毫无市井气和媚俗之气,也没有枝繁叶茂,花枝招展,像一棵傲然屹立于崇山之巍的青松,博大、挺拔、苍劲、豪迈。是那么具有中国传统文人精神和人格魅力,或者说先生的作品已经变成一种情感符号,深深地打动了每一个欣赏的人,给人以启迪、震憾和感悟,如同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阿炳的《二泉映月》,激情荡志,感人肺腑,引人入胜。
青岛应为拥有这样的书法家而感到自豪!当今社会的浮色燥气已侵蚀到艺术界,许多艺术家早已丢弃了中国文人的修养和气质,已不再全心地倾住情感,关注艺术,从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中汲取营养,创作出无愧于民族时代和艺术家良知的感人作品,而是穿行于官场、市场、媒体,对物质生活的企求越来越攀高,在很多作品里,已经找不到文人气息和中国艺术传承的痕迹,污七八糟的书法作品已经到了污染我们视觉的程度,导致人们的审美视觉已开始出现疲劳状态。而作为新生代“收藏家”,在艺术品市场泥沙俱下的今天,去衡量一个艺术品往往是按“职”论价,并不太注重其艺术的内涵。就书法而言,很多人对历届书协主席团成员的履历、作品价位如数家珍,而像高二适、王蘧常、吴大蜀、游寿等学者型书法家竟浑然不知,这不能说不是一种悲哀。假如没有中国传统文化作为载体,书法家你在表现什么?像张杰三老先生这样,对物质生活没有任何需求,穷其毕生精力探索的书法家,或许是中国书法的最后一道风景了。
先生精神境界是常人不能及的,他总是以微笑对待生活,无论是身处逆境、人生的低谷,还是荣获中国书法的政府最高奖――文化部群星奖,他都报以淡淡一笑。荣辱不惊,是先生人生的一种至高境界。
无须用任何词藻赞美德艺双馨的书法家,先生的作品已向人们展示了他那博大的精神世界和风范!
上苍非常厚爱青岛这片山水秀美的土地,赋于这座百年城市以文化魅力,造就了像张朋、梁天柱两位可以进中国美术史的优秀画家和张杰三先生这样格调高迈的书法家,以及许许多多崭露头角的艺术新人,为这座城市增添了无限风光。
青岛应为之自豪和骄傲!
值胶南逸品堂画廊开业之际,我们举办这个展览,谨表示对张杰三先生的无限敬意,并祝先生人书俱老,健康长寿,永远永远!

参观画廊

    青岛逸品堂画廊

  • 电话:138-0532-0177
  • 邮箱:qdypt@163.com

地址

    昌乐店

  • 青岛市市北区昌乐路2~3号
  • 电话:0532-83815166

版权所有 © 青岛逸品堂画廊 本站所有作品以原作为准!鲁ICP备05046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