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虔礼遗法在斯翁 ——论杨慕唐草书

作者:逸品堂   文章来源:未知


姜寿田 
在岛城遗世书家中,杨慕唐无疑是生前书名最盛的人物。他一生寝馈《书谱》,于《书谱》真积力久,得其神解,可谓山左帖派大家。杨慕唐早年参加天津华世奎楷书励进社,后偶然一次机缘,“逢1936年《中央日报》登载国民政府招募善书者广告。在众多应考者中,惟杨慕唐被录取,成为国民党政府主席林森的代笔先生。凡署名林森的匾牌,以国府主席名义缮写的各类文件均出自先生之手。期间与于右任、叶恭绰、沈尹默等过从颇多,诗词酬唱,深得诸公赏识。”林森去世后,杨慕唐离开南京,流落到青岛,沉沦下层。后辗转在青岛火柴厂、钟表厂做工。1963年由钟表厂退休后,在台东一生产文具的小工厂当传达,生活历尽艰辛。期间,其书艺被山东美术研究所所长石可发现,并引荐与启功先生相识。启功对石可说:“你介绍来的杨老,我们很谈得来。他是位佛学造诣颇深的居士,论书法功力我自愧不如。”推重之情溢于言表。
可以肯定地说,如果不是社会际遇的风云变化,依杨慕唐的社会身份和国府主席林森代笔人的身份,杨慕唐在现代书史上的地位无疑不容小觑。但世事变化,使杨慕唐由中心退居边缘,并承受着沉重的政治压力。林森代笔人的特殊身分足以使他在那个意识形态笼罩一切的时代遭受灭顶之灾。不知道他究竟是怎样躲过了那一场场波谲云诡的政治风云,而安然活下来,这本身已是一个奇迹。要知道在那个特殊的政治年代,有些人仅仅因为一些很小的历史问题便付出一生的代价。
我与杨慕唐先生有一面之缘,在我的印象中,杨慕唐是一位和蔼澹然的老人,言语不多,态度超然,在他身上似乎看不出命运的磨难,也许深湛的佛学修持和超然的心性,帮助他摆脱了市俗牵累,而甘于平淡的低调处世态度也最终使他免于灾祸。以他民国时的身居高位,厕身名流而沦落到晚年在一生产文具的小工厂当传达,这种巨大的地位、生活落差,不是常人所能够安然承受的。杨慕唐以他的平常心面对人生巨变,也许,对于他来说,活着已属幸运,余事皆可淡然置之。晚年的坎坷遭际和历史问题必然带来的不公平待遇,使杨慕唐的书法名声不著,至少在20世纪60——70年代,在岛城著名老书家中,杨慕唐并不显赫。他的书名为人所知并播名于外,大约是在20世纪70年代后期了。这个时期随着“文革”结束,社会政治环境渐趋宽松,传统文化包括书法趋于复兴,老一代文人的历史问题也逐步得到解决,他们久被压抑创作热情渐趋苏醒。
不过,对于杨慕唐而言,这一切似乎来得太迟了,他没有能够在他晚年迎来一个创作高峰,也没有能够充分享有一个逐渐开放的时代为他所提供的自由宽松与利益回报,也就是说,在刚赶上一个自由宽松时代的起始之际,他便离世了。为他自己,也为这个时代留下了遗憾。
杨慕唐的书法无疑不是地域性书法所能够拘囿的,这是审视,评价杨慕唐书法的一个前提。他早年的特殊经历与民国时期的特殊书法地位,都使他与青岛地域书法有着很大区别而具有某种超越性。他早年入手颜、欧、尤以欧体立基,后一生致力于孙虔礼《书谱》,据说,他一生临《书谱》达千遍之多。客观地说,受碑学笼罩,杨慕唐一代书家,大多于碑学家具有普遍热情,即使习帖,也大多走得是碑帖结合的道路。受此局限,于帖学大多未能扩其眼界,由二王入手者甚玅。一代碑学大家陆维钊,晚年耽迷《兰亭序》,对一生对帖学持有偏见甚有悔意。既如现代帖学巨匠沈尹默,于二王走得也是晋唐结合之路。杨慕唐由孙虔礼《书谱》入手,表明他有不为碑学所囿的高超眼光,也表明他有自觉的帖学意识,这在身处帖学不张的书史背景下是尤为难能可贵的。从帖学史来看,孙过庭是初唐传二王笔法的关键人物。初唐因为有了孙过庭,才摆脱了对二王笔法的误读。孙过庭对绞转笔法的深入研悟与把握传递了二王笔法谱系。孙过庭之后,唐代已失去了真正能够理解和把握二王笔法的人物,二王笔法趋于中衰。
从这个意义上说,杨慕唐一生选择《书谱》作为习书的不二法门,对自身而言不啻是一种挑战。面对经典有二种选择:一、亦步亦趋,我化为古;二、遗貌取神,古化为我。杨慕唐选择了后者。他由唐法入手《书谱》,借助欧禇之法化取晋法。这里不排除笔法的局限,但确为杨慕唐立基处。时代所压,不得高古,碑学的独大与帖学的边缘化,使杨慕唐一代书家缺乏直入晋法堂奥的能力,因而由唐入晋便成为退而求其次之途。而事实上,融合晋唐也是书史上很多大家的成功之途。在这方面现代帖学大师白蕉也属融汇晋唐之成功者。
杨慕唐于《书谱》不求绞转侧利之旨,而取其遒润绵厚;弃其破锋碎厉,而施以内擫秀稳,并偶施方笔以强其骨势,笔法多筋力,波磔、隐通褚法,如蚕食叶,遒媚老辣,丰不失骨,瘦不失润,别张姿致,有人书俱老之慨。概而言之,杨慕唐于《书谱》有加减,有心得,有直入精神处,推为山左帖派大家诚不虚矣。
本集收入的临《书谱》三十六条屏,是杨慕唐晚年代表作,也是他一生创作中罕见的书法巨制,从中得窥他对孙过庭《书谱》的创化之妙和存乎一心的帖学洞见,对深入研究杨慕唐书法无疑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

参观画廊

    青岛逸品堂画廊

  • 电话:138-0532-0177
  • 邮箱:qdypt@163.com

地址

    昌乐店

  • 青岛市市北区昌乐路2~3号
  • 电话:0532-83815166

版权所有 © 青岛逸品堂画廊 本站所有作品以原作为准!鲁ICP备05046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