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一代华严宗主南亭

作者:逸品堂   文章来源:未知


范观澜
佛教是世界三大宗教之一。虽源于印度,但东传中国两千余年已与儒、道的融合形成传统的中国文化的一部分。而华严宗是佛教中国文化过程中于唐朝形成的主要的大宗派之一,是中国佛教大乘八宗中教义最为深奥的一宗,又称为中国独创之佛教。一个宗派各个历史时期都有其代表人物。泰州乡贤南亭和尚在近现代佛教界,由于他的学识,以擅讲华严学而著名,因之而尊称一代华严宗主。
一 、 童真入道 识慧具进
南亭法师(1900----1982)江苏泰州人。俗性吉,名雍旺,别号云水散人,清光绪二十六年(1900)庚子八月初二生于泰州东乡。父亲贻广公,以耕读传家,母亲姓储,育子有四,和尚行三。8岁人私塾就读能够日记数百言。10岁,随父同赴本邑观音禅寺,住持道如长老见之面善,因乞度为徒孙。依文心、智光二师出家,法名满乾,泰州广孝律寺受记后,更易法名昙光。
民国二年(1913),南亭时年13岁。泰州诸山合资创办一所儒释初高小学,聘智光法师为校长,南亭乃插班班就读。毕业后,住泰州北山开化禅寺,依师傅文心和尚学习佛门依规,并听讲佛经,后任书记(即管账务)。21岁至镇江焦山定慧寺从德峻和尚受具足戒。住学戒堂,研修戒律。翌岁,往常州天宁寺学佛,一年而去。当时智光在故乡泰州北山开化禅寺,开讲《大乘起信论》,南亭专门前往,取悟益多。
民国十一年(1922)年,南亭考入安徽佛教学校(即安庆迎江寺佛学院)亲灸常惺法师,此时常惺法师任学校校长。在校两年研习教典,深有契悟。毕业后常惺法师推荐他至常州清凉学院,应慈法师座下任助教。常州清凉学院即在常州清凉寺内,当时该清凉寺在常州与天宁寺是齐名的,并各有千秋。南亭在清凉学院讲授《唯识》、《三论》等经纶。清凉学院后改名为“华严学会”。应慈主讲《华严经》师生同听。这样经历了三年之久,南亭自以一生得窥佛书典籍之英华,颇得力于教学相长。
民国十六年(1927)起,南亭往来于上海、常州、镇江、无锡等地,宣讲《华严》、《维摩》等经纶,凡四历寒暑,声名日著。在镇江应其同门师兄靄亭和尚的邀请,在竹林佛学院担任主讲。
二、 中兴光孝 辩学有道
1931年,常惺法师继任泰州光孝寺主持后,想到自己一位心爱的学生南亭。要其来光孝寺扶助中兴即拍电报给他,要南亭至泰州光孝寺助理寺务。续后又来快信。他告诉南亭,自己于二月间接任泰州光孝寺住持。并将民国十三年(1924)拟办的觉海学院进行恢复,而易名为光孝佛学研究社。当时正值苏北大水成灾,光孝寺要办灾民受容所。诸事猬集,要其去办理。此时的南亭正在镇江竹林佛学院担任主讲。展读之后,颇为踌躇。光孝寺是大江南北驰名的江北首刹,而久为人所羡慕。常惺法师又是其亲教师。这里竹林寺方丈是自己的同门师兄,两头都是人情,真觉为难,靄亭法师忍痛同意南亭去光孝,一是要振兴家乡的佛教事业,而是感到常惺法师的大名震撼,多数学僧都要去台州求学。
南亭受常惺函召,如期到达泰州。先任光孝寺副寺,后当监院。除参与救灾工作外,还要他负责管理寺务。南亭曾因在其师父文心和尚住持的泰州北山寺,当过半年的家,处理寺务已有些经验,而常惺乃一介书生,有理想而经验不足,有南亭来协助之后,他轻松多了。于是他在救灾工作结束以后,第一想办学,第二想传戒。筹备工作一大堆,全落到南亭一人肩上。由于南亭的协助,创办的光孝佛学研究社顺利开学了,传戒法会也能如期进行了,而且法缘殊胜,光孝寺顿即呈现兴隆景象!
民国二十二年(1933)春,光孝寺久已不传的千佛三坛大戒会,准时开坛。时有首、二堂戒子一百数十人,男女五戒,菩萨戒戒子也有一百多人。坛上三师和尚,分别请到镇江超岸寺守培和尚,担任说戒。磨和尚请的是镇江金山仁山法师,教授和尚请的是扬州天宁寺让之方丈。三月一日开堂,开堂师请的是句容宝华山的监院密澄和尚,他的徒弟苇宗法师也来了,还有一位南亭在镇江竹林佛学院的学生脱烦也来了,后来才知道是常惺储备的人才。常惺安排南亭开二堂(即比丘尼受戒),光孝寺已多年未传戒。这一次轰动了整个泰州城。戒会中还启建了一堂水路法会,四乡八镇带饭来看热闹的的民众日千百计,尤其在做大斋那天,烧香看热闹的人,挤得水泄不通。戒会圆满日,常惺当众宣布:授南亭苇宗及脱烦三位学人的记别。授记典礼完成后,请圆满斋。全堂戒师,诸山长老、政府首要、佛教会、居士林及戒子师长等百数人,开十四席。常惺率南亭等法子礼谢大家。各界代表亦向常惺恭喜,宾主交欢,盛会圆满。
民国二十二年(1933)底常惺将光孝寺住持一职交付南亭。南亭便成为泰州光孝律寺的第十五代住持,更易法名昙光。常惺则抽身前往北京处理万寿寺住持职务。同时厦门南普陀闽南佛学院太虚大师第三任任期届满,意愿请常惺南下接掌第四任南普陀寺主持及闽南佛学院院长(该院第一任院长即为常惺)。常惺云游弘法以后,南亭以寺务,社务并佛教会主席等职具一人兼承,骤应重任,但能应付自如。
民国二十六年(1937),抗日战争爆发,南亭为配合国策,以佛教会名义组织了泰州佛教僧侣救护队于暑假中召集全城青壮年僧侣,施以一个月的救护训练。又倡导诸山僧尼启建仁王护国息灾法会,诵讲仁王护国般若尊经,历经三年之久。
民国二十七年(1938)秋,常惺病重于上海。南亭请苇宗法弟赴沪照顾,当时的中国佛教会为应付战争,成立救护队、伤病医院、疗养院及难民收容所等,人少事烦,至常惺积劳成疾。1939年1月,常惺示寂,南亭至沪为常惺治丧后奉舍利回光孝,并迎出城郊,痛苦不已。举行公祭后,将常惺舍利,营塔供养。奉其灵位入供祖堂。并收集常惺的生平著述资料,汇聚为经释、论释、讲演、著述、散文、诗词、加上荣哀录。录中有持松法师所作《常惺法师传》,太虚大师作《常惺法师塔铭》以及应慈老人举火法语、文心老和尚法语、各方祭文、挽联等。
民国三十年(1941),南亭交光孝寺住持职与法弟苇宗。退居后自己则专心教学。光孝佛学院恢复招生。同期共有学生30余人。南亭喜欢学生,爱护学生,更注意学生的饮食起居以及是否用功读书的情形,实际上佛学院的教学是由南亭具体负责。当时佛学院南亭和智光专授佛学,苇宗讲唯识,并加聘徐克明、景昌极等教授讲文学和哲学。学生有大根、大容、守成、昌言、广静、希尧等高材生,成一法师为监学。这时候即称为光孝佛学院回复后的最盛时期。
民国三十三年(1944)夏天苇宗和尚突然圆寂。南亭再回光孝寺重整寺务,并物色继任人选。斯年冬。南亭因胃疾复发,急需外地就医。于民国三十四年(1945)春,让法弟脱烦过位,随授记沛霖为法子,接任住持。同时顾念常住人少事烦,特代沛霖传法于妙然、广静、昌言三人。助理寺务,教务。南亭治病后仍住光孝寺退居寮,继读在佛学院讲课。
民国三十七年(1948),由于局势的变化,南亭担心光孝寺一批镇山之宝文物的损失,专函沛霖将光孝寺文物由妙然等携至上海,存当时中国银行保险箱。后来将存单与钥匙带到台湾。(注:这批文物在1989年已回到泰州)几十年时时惦念着祖庭光孝寺。1964年在台湾,南亭又将光孝法派,再传于成一、妙然、守成、希望他们成为光孝寺第十五代法系人后要协力同心!兴复光孝,绍隆佛种。
20世纪30年代初,南亭至光孝寺到80年代他圆寂共五十多年间,南亭一直情系光孝寺为光孝寺的中兴,为光孝佛学院兴办,可谓煞费苦心,无愧光孝一代功勋卓著之名僧。
三、弘扬华严 功高望重
20世纪30年代初,南亭追随华严学人常惺在安徽佛教学院学习,毕业后又曾从智光、应慈诸长老学习华严五教。所以专宗华严,而一直为其毕生的弘讲重心。并有华严专家之誉。30、40年代南亭常常应邀至镇江焦山佛学院、常熟兴福寺、常州清凉佛学院、无锡大悲庵、杭州妙香庵,以及上海南市沉香阁、静安寺等道场驻锡,弘扬法化,法缘殊胜。据我国第一位获得佛学博士学位的圣严法师在纪念南亭的文章这样说:“1947年我初进上海静安寺佛学院,南老给我们讲授《大乘起信论》,后来还听了他讲授《普贤行愿品》。当时尽管自己年龄小,程度低,虽然不大懂,但他的黑板资料以及讲课的神态,均予我有异常亲切和娓娓动人的感受。”
1952年,南亭创华严莲社于台北,供养其师智光于社内,师徒二人轮流讲经。智光为开山导师,南亭为开山住持。华严莲社专弘华严一宗,是台湾唯一专门弘扬华严宗的道场。南亭在华严莲社,经常举办佛学讲座,讲演大乘经纶,唯以阐扬华严法门为主。故时人尊为华严宗主,皈依信徒数以万计。
1954年,南亭于泰国龙华社请得《华严经》一百五十部,定每月定期诵《华严经》领导信徒共修。迄今华严莲社犹奉行不辍。1958年,南亭掩关于台中佛教会馆,礼颂《华严经》历一年而圆满。1964年为纪念华严莲社开山导师智光老和尚发扬佛教济世精神,南亭创办了智光高级商工职业学院、出任董事长三、四十年来该校培养了数以千万计的高级商业、工业人才。该校除设立佛堂,供学生中的信徒自身修持和念诵《华严经》等外,还设有智光大师纪念堂、南亭和尚纪念堂、校史馆、文物馆和各种实习工厂等。南亭常常应台中、台南等地寺院之敦请,前往演讲《华严》、《般若》诸经。
60至70年代中间,南亭常应文化大学、美国大使馆之中文研究院及各地寺院之请或作佛学讲座演讲,或假民本等各地电台播讲佛法,法筵常开,度人无数。
1972年,南亭将华严莲社住持交其法孙成一法师,自己退居专心写作阅读。著有《华严宗史略》、《中国华严宗概况》、《华严经之产生》、《华严经上的世间法出世间法》、《心经讲义》、《阿弥陀佛讲话》、《仁王胡国经解》、《释教三字经讲话》等多部著作传世。都数百万言。后二者被列入《中华大典》。
1975年,成一住持于华严莲社改建完成后南亭鼓励其创办华严专宗学院,自任导师,成一任院长。华严专宗学院是为培养专弘华严僧才的学校。学院招生,免费施教,兼供膳宿。所授科目以《华严经》为主课,兼习其他经论和英语、日文、哲学、史学诸科目等。创办近30年,以培养出一大批专弘华严的僧才。1979年,南亭又令其弟子成一在台湾桃园创建桃园侨爱讲堂,并创办华严侨爱儿童村,收养孤儿,作社会慈善事业。
南亭在亲导师的华严专宗学院,他负起崇高而伟大的弘扬事业,他多年讲授华严奥义,精印《华严疏钞》是一直贞定,一直恒久不间,一直纯一不纷。他在华严专宗学院。即每周有三个晚上,固定讲授《华严》,风雨无阻,
寒暑无间,多少年如一日即或有时身体不适,也坚持为四众讲授。他坐在法座讲经,巍巍堂堂。威仪端重。座下的听众肃然起敬,视之如佛。再加之:他天赋了一口清明洪朗的声音,讲起经来,程序分明,理解清楚,滔滔不绝的辨析,涌涌无尽的泄发。大家都凝神的仔细恭闻,感觉到法味美妙。皆大欢喜。他所精印的《华严疏钞全经疏》,海内外广为流布。
南亭的弘扬《华严》,真谓是功高望重,不不愧是一代华严宗师。
四 、 一代宗师 惠泽后代
1982年,南亭83岁。这年夏初,他以感冒风寒,引发肺炎,导致心肌衰竭,住院治疗后,体力日衰,以后又数度进出医院,延至9月3日,安详示寂,僧腊72年,戒腊63年。10月30日奉安于台北县八里乡观音山左麓之塔。滨淡水河,东挹大屯、七星、阳明诸山,峰峦秀挺,北忘沧溟,烟波浩瀚,风景幽胜,其衣钵归祖庭泰州广孝寺供奉,日后以规划建塔。
在当代中国佛教界,南亭可算是年高望重。由于他的童真入道,在教界的字派又很高。1949年,有内地渡海赴台僧侣中,除了智光、太沧等少数几位长老外,南亭算是比较年长的一位。去台湾那年,他50岁,正是天命之年。正由于他们的弘扬佛法,使宝岛台湾佛教,方始脱离日式斋教形式恢复了祖国佛教的传统规模。早年他协助章嘉大师筹建台湾“中国佛教会”并出任秘书长,常理会务。后来并三度出任此职,并担任佛教会常务理、监事多年。
1953年元月,台湾大仙寺传戒。这是宝岛台湾受日本统治五十年,同时佛教受日本佛教的影响,而首度传授祖国传统的三坛大戒。这次传戒大典确实具有特殊意义。而南亭在此传戒中作用非凡,担任这次传戒大典的说戒和尚就是南亭的师傅智光老和尚。南亭担任此次戒典的尊证和尚。
南亭作为一代宗师,在弘扬华严上是不遗余力,多次精印,点校三种《华严经》与《华严大疏钞》、《探玄记》、《佛教大辞典》等。1955年与同乡高僧东初法师共同发起影印《大正藏》。南亭亲自组团环岛托钵化缘以鼓励人预约购买。尽花费44天时间,足迹踏遍了台湾岛。募化280部,后历经两年,印行工作全部顺利完成,广泛流通于各国,当时经典奇缺,此堪称为佛教界文教上之盛事,亦一大功德。如今南亭的弟子成一正将他的有关解经、释论学说、及一般言论、法语和自传为《南亭全集》共12册之多,并以发行出版。
奖掖后学,南亭是尽心尽意。他早年在华严莲社就设立了赵氏慈孝奖学金,由春秋雨季,颁给大专学佛青年。已历经二、三十年所发奖金已达五、六百万元。当代研究华严的著名学者杨政河先生已出版了《华严经教与哲学研究》著作,他在回忆当年南亭为他讲述《华严经》是是中国生命哲学的最高境界,并送给他一套《华严经大疏钞》十本,后来又多次对他开示,受益良多。我国佛教第一位博士圣严法师,1975年当他在日本读完博士学位,准备在日本出版他的学位论文,是南亭主动资助,使圣严完成了博士论文的出版。如今圣严法师也已成为当代高僧,他经常缅怀在他成长过程中恩重如山的泰州和尚,因他的剃度师傅东初法师也是泰州人。
南亭兴办教育的事迹鲜为人知,功德却至高无上。古人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他就是把教育看成百年大计,深知要把传统文化和民族命脉延续不绝就得一代一代的薪火相传,而教育正是传承的桥梁。南亭自佛学院毕业,出任常州清凉寺佛学院讲师后,即常随誉为华严座主的应慈老法师,到处讲经,弘法。京沪线上,苏杭之间,都留有他讲经弘法的足迹。1949年以后在台湾全省各大寺院、道场,乃至眷村、荣民医院、监狱等处,可以说是法筵常开,席不暇暖。其开宏发先河的假电台作空中演讲,他所写的几部经论讲话,就是当时的教材。举办僧伽教育,他是特别重视。从20世纪30年代在家乡住持光孝寺后,即接掌光孝佛学院,就不少人才。1949年去台湾后,首创台中佛教会馆佛学研究社。60年代为纪念恩师智光创办智光商工职业学校到70年代令弟子成一所办的华严专宗学院都能够让四面八方的莘莘学子在此深得熏陶,受到关爱,并有多人成为栋梁之才,成绩卓著。
综观南亭的一生,专弘华严,始终不懈,主要表现在辩学、讲经和编印著述的等方面。有人尊称是平凡僧中的圣僧。他多才多艺,能文允武,讲经说法、写文章、题诗,作对联又能写上一手好字且梵呗唱念亦佳,无论是放焰口,唱华严字母,在当今佛教界非常难得。南亭的法孙,原台北首刹财团法人董事长妙然法师在一篇文章中赞誉南亭的“三立”精神:一生风范修行与朴实无华的操守是立德不朽的精神;宏宗阐教的论著是立言不朽的精神;所住持光孝与创建智光商工和华严莲社是立功不休的精神。
当代著名高僧,曾任世界佛教僧伽会会长的白圣法师1982年曾称赞南亭是这样说道:“论:《华严》大经在台湾乃至海外,唯南老最具深度,其余难有出其右者。他不但研究透彻,而且能实地演说,于教界学者中诚属难能可贵。”著名高僧广仁法师也在1982年这样赞颂南亭说:“南老人是今日佛教界的通才,无论内典外籍,书法写作,梵腔唱诵,讲座论辩,办学育才,宏化度众,样样具备,无不通晓,实在是佛教界不多得之法将。”
南亭圆寂,有“江西状元”之誉的前考选部政务次长周邦道庆光居士,为之撰写《南亭和尚塔碑铭》,兹摘录几句:于铄海陵、笃生僧哲、亲灸名师、博览全书、华严专宗、著述等身、法乳得贤、永昭遗泽。
——摘自宗教文化出版社《华严文汇》第740页

参观画廊

    青岛逸品堂画廊

  • 电话:138-0532-0177
  • 邮箱:qdypt@163.com

地址

    昌乐店

  • 青岛市市北区昌乐路2~3号
  • 电话:0532-83815166

版权所有 © 青岛逸品堂画廊 本站所有作品以原作为准!鲁ICP备05046602号